糟糕……好像被人知道我本质上是个沙雕了……!
叫我棠木就好!因为忘了小号密码所以这里要开始堆自家了!是自家狂厨,最近沉迷生肖拟人【好好想想再说这话!
北极圈常驻人口,唧唧猫all黯落泪人士,对叭起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反派JPG
究极混邪,几乎没有吃不下的cp,总是在琢磨什么奇奇怪怪的拉郎,养猪人之心坚定鸣恰不动摇!
欢迎来找这只咕咕鸽聊天!

是申猴

老白现在真的是,迟来的叛逆期爆发JPG

本来在花果山待得好好的,每天吃饭睡觉打豆豆小日子过得舒坦极了,突然被大圣拎到天庭去做什么申猴整个人都是抗拒的,可是大圣按着他,说是要和天界的神仙比个高下,他也没法说爱谁谁反正我不干,毕竟大圣对他是真好,他这名儿都是大圣起的。

可他心里膈应得不得了。满花果山谁不知道天庭是大圣最讨厌的地方,哪怕他现在成了斗战胜佛也没几天是愿意消消停停待在天界的,连带着整个花果山潜意识里都很排斥天庭,老白也不例外,可大圣就非要把他放到天庭去。

大圣说小白小白你好好干,我们整个花果山激情为你把call打。

他哪能不干呢。

可还是觉得在天庭待不下去,“把我扔到这么个你最...

【论衡】梦中事

/哎呀是自家/
/白䓘×方相/
/“池莲从此不必开”/

  白䓘知道那个糟老头子庙祝开始看他不顺眼了,横竖都不对里外不是人,恨不得扒了他一身绫罗绸缎叉出神殿把他赶回大街上去偷摸拐骗。
  可他半点也不把这老家伙放在眼里,从外头回来了还要特意从正门里昂首挺胸地踏进来,当着他的面理理仪容给殿下供上一枝花儿,目不斜视地吊着眼角眉梢从老庙祝面前往偏殿里走。
  老庙祝照例冲着他吹胡子瞪眼,可也实在拿他没办法,要把这小瘪犊子养在神殿里的是他供奉的神明,只好越发指桑骂地吩咐侍人们洒扫大殿说仔细点儿仔细点儿,别什么三教九流的下贱东西踩在殿里的鞋印也舍不得擦!
  白䓘权当听不懂,一转脸对着侍人又是满面笑...

我就嚷嚷一下自家jpg

……………………我到底要怎么设置“天道”这玩意儿啊。

估计是没谁家天帝有我家的惨了。

天谴两次自杀三次西王母复活点连环杀爆六次。

“非我不逝,天地寿也。”

  【年年诗酒换新篇,何故不将旧人遣。】
  
  吕月亭早知道他这个朋友向来勤勉得过分,但没想到这风霜雨雪一齐上阵的寒夜他居然也挑灯夜战,不由得探出头去问道:“不冷么?”
  他没进门,是直接打窗户里把一颗脑袋伸了进去,辛文正拿一条直挺挺的脊背对着他奋笔疾书,听了这一声动作一下子停了,也不知是不是被吓到了,过了一会儿才转过身来,敛着睫毛淡淡开口道:“冷也要写啊。”
  “在写什么呀?”吕月亭伸长了脖子也看不见他桌上的纸张,索性双臂一支翻了进去,立在他身后弯下腰去,“哎,写给哪家的呀?”
  “……明泓馆。”辛文又低下头去,“吕少爷怎么这大晚上的也要来我这破草庐来?”
  “哎呀,这不是突然想你了。”吕月...

我好醒。我好想说说子戍。
先单方面提一下苍苍好了。
苍苍其实本来叫做阿林啊,现在的姓氏就是这么来的,但是那时候他是大户人家大少爷从小养到大的狼狗,谈不上什么姓氏不姓氏的,也没什么灵性可言,也就是相对狗狗来说比较机灵,但还是阴沉,机灵是在察言观色那方面,就是那种不叫的咬人狗。
年代正好是在䬓末,世事动乱,少爷的贴身小厮原本一直负责养他,后来少爷举家搬迁躲避战火的时候他一咬牙一跺脚心一横决定趁这个机会跑了,反正乱世之中战火纷飞的他咬死说是意外跑散也不能定他私逃,就带着阿林跑了。结果一路跑到深山老林里找了个山洞暂时歇息一下,却再也没从里面出来。
为什么呢?因为那山洞里不知道发生过什么奇妙的事,有一个深坑,坑...

我瓶颈。我咕咕。我要咕好久。我还写不出点文。
但是花魁武白肯定是花魁武。我他妈爱死花魁左位了。花魁右位有什么好吃【爆言了】

我刚刚,宝物十连抽到镜子了。
然后发现发动效果是要收集镜子碎片的。
没忍住就多想了一下冯巩的新皮肤。

“镜子的碎片掉进了他的眼睛里。”

【十万疾风】

是疾风组鸭。
前任虞吏现任寅虎×合法萝莉风师娘娘
护林员颜仨儿平时都是在凡间看着他的青山的,一般来说只有述职的时候才会上天庭。
————————————————
  寅虎颜桑向来算不上贪杯,自然也就少有此刻般醉成无筋无骨的一滩趴在桌上哼哼唧唧的时候。
  究其原因,还得是他低估了风师娘娘府上“好酒”的烈性,瞧着对面那人是个姑娘家也不觉着能在自己府上常备什么烈酒,将千金难买的美酒全作白水一般地豪饮,几轮下来就被酒气熏得昏昏沉沉,一对点金映翠的眸子里湿漉漉的,连带着声音也软得不像话。
  风师道:“喂,还喝不喝?”
  他想了想,道:“不喝了。”
  风师又问:“在生肖府那么些日子待下来,有没有什么不...

是昨天大中秋唠的广寒宫和卯亥

直接复制粘贴JPG

广寒宫真实天界月饼承包商,每年中秋月饼都是从他们那里来的,还经常推出新口味外加提供定制服务。
“你渴望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月饼吗!你想要一份完全为你而来的心意吗!来吧!接通广寒宫的传音阵!无论是咸鱼还是香菜,只要你一句话!保证让你满意!”【不是】
卯卯因为打小是在广寒宫长大的吃腻味了,不但不怎么喜欢吃月饼而且中秋过得相当敷衍,毕竟要回广寒宫吃团圆饭连明月都望不了,低头望明月又过于沙雕。
但是亥姐不一样啊,她很喜欢这种“大家开开心心聚在一起”的节日的,只是不怎么在这种场合里说话,“大过节的就别闹腾了”这种和事金句倒是说得蛮多的。
卯卯第一次没有偷偷摸摸找借口夹带私货正式送礼就是中秋节借...

1 / 15
© 亦当如是 | Powered by LOFTER